《诗经·豳风》研究

日期:2007.04.01 点击数:1284

【类型】学位论文

【作者】黄玲 

【中文关键词】 周公 研究 豳风

【英文题名】The Study on the “Bin” in Poetry

【中文摘要】本文对《豳风》的研究试图从宏观上把握历史文化背景,从微观上切入一个个具体的问题,对整个《豳风》进行系统全面的研究,以文献考辨为基础,重新细细审查丰富完整的传世文献,通过文史互证等方法,进一步探讨以下相关的重要问题。 “豳”之地望是必须解决的首要问题。“豳”地应该包括今天陕西省咸阳市旬邑、邠县以及甘肃省庆阳市庆阳县、宁县、正宁县一带。 《豳风》是周公的专辑,七篇均或周公所作,或为周公而作,或诗歌内容与周公密切相关,否则不入此风。“豳”非诸侯国名,乃周人先祖的居地,周公作为这一专辑的主人公,其当时的历史地位堪与先祖并重。 《七月》是周族的农业史诗。诗作为周族的农业史诗出现在《豳风》并成为其代表并非偶然,周是一个非常重视农业的民族,其起源、发展和繁荣都与农业息息相关。《七月》正是周公追述先祖居豳时的农事诗,作于西周初年。将《七月》作年从西周初不断往后推移之傅斯年、徐中舒、陆侃如、冯沅君先生的“春秋说”,郭沫若先生的“诗的时代当在春秋末年或以后”说皆难以成立;谓《七月》为豳地旧诗、作年甚古也无法令人信服。当今学术界广泛流传的底层劳动人民所作及小奴隶主作说,亦不可取。《七月》作者,当尊《诗序》为周公无疑。郑玄注《周礼》言及《豳诗》《豳雅》《豳颂》,形成了《七月》一诗备三体之说,指《七月》诗虽居《风》中,却既似“雅”又像“颂”,包含了风、雅、颂三方面的内涵,然《七月》仍是一首完整的风诗,三体当为合一之三体。 《鸱鸮》不是“劳动人民”所作,《诗序》所引《金縢》是可靠的,在没有新的更可信的材料发现以前,我们仍然相信《鸱鸮》为周公所作。《鸱鸮》并不是规范的“禽言诗”,而是一首名正言顺的寓言诗。 傅斯年、徐中舒先生提出《东山》是“鲁诗”,然是说种种理由均不能够成立。《东山》是成王时关于周公的诗,至于其作者,学术界多赞同归士自作说。古时山以东南西北为名者为常事,一般乃依都邑所在之方位而言。“孔子登东山而小鲁”之“东山”为《东山》诗之“东山”证据还不充分,只备一说。 《破斧》作者,《诗序》说是“周大夫”,姚际恒、方玉润以为“四国之民”,皆不然;《破斧》乃参加东征的士兵胜利归来后所作。诗中“周公”为周初之周公旦无疑,诗有“周公东征”作为最可靠之内证,作于周公东征胜利后。“斧”“戕”“锜”“銶”非兵器,乃军士筚路蓝缕、除道樵苏所用器具。 吴汝纶谓《伐柯》与《九罭》本为一篇,非是。《伐柯》《九罭》确为两篇,无合一之理由。据考察,两篇均为婚恋之诗。《伐柯》侧于婚,《九罭》重于恋。编诗者采此二诗入《豳风》,以《伐柯》喻周公东征已胜利,将归未归之际,谓成王当以隆礼迎周公也。《九罭》之背景与《伐柯》同,表达的却是异地异人的感情,即东人对周公的留恋之情。 《狼跋》一诗,程颐、朱子等宿儒指出狼乃恶兽,不当喻圣人。事实上,狼在古代尤其是《豳风》的时代并不是邪恶的象征,以狼为贪婪、邪恶之代表是后人的问题,。《狼跋》中的狼,是威猛不可侵犯的,以狼比兴周公之威风凛凛,是理所当然的,不应存在任何疑问。现代学者陈良煜对“狼跋其胡,载疐其尾”与“狼疐其尾,载跋其胡”有新的见解,然其能否成立,有待进一步研讨。《狼跋》乃东征胜利后,作者对周公发自内心由衷的赞美。狼兴周公,威猛地猎其物,喻周公东征伐四国之圣人气象。

【专业名称】 中国古典文献学

【学位级别】硕士

【学位授予单位】广西师范大学

【学位授予年度】2007

【导师姓名】力之

【合作导师姓名】无

【英文摘要】The paper tries to grasp history and culture background, and enter every concrete problem to study Bin. It studies the ancient document carefully to discuss some important problems by the combine of literature and history.

【英文关键词】 Bin Zhou Gong study

【语种】无

【基金】无

【UDC】无

【中图分类号】I222.2

【正文总页码】无

【学科】无

【研究方向】无

【全文挂接】 全文阅读 

3 0
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