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秦农官研究
作者: 董曌华  日期:2012-05-01 来源 :河南大学 文献类型 :学位论文 关键词:农官 职官 先秦 劝农 
描述:中国农官的起源极为久远。《左传·昭公十七年》记载郯君讲述古郯国的职官时,就提到有专管农业的九农正;周的祖先从弃开始,世世代代都做虞、夏的农官;殷墟甲骨文中记载有主掌农耕事务的小耤臣、小刈臣、小众人臣等。但直到商朝,农官的职务大多并不固定,小耤臣掌管耕种、小刈臣掌管收割,都是事毕便罢。“官事可摄”的现象在当时非常突出,商王让其配偶、臣仆管理稼穑的情况非常普遍。而受商王派遣,率领族人到指定地区垦辟田地的族尹,也大多没有农官的职名。 两周时期,农官是当时职官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见于记载的农官名称繁多,包括司徒、后稷、农正、农师、甸师、载师、闾师、遂人、遂大夫、县正、酂长、里宰、草人、稻人、土训、廪人、仓人、司稼等。金文中出现的司艺、司九陂、司场等,从官称或职掌看,也当归入农官一类。但这些农官在权限划分和统属关系上显得比较混杂,很多职官都无法确定其在当时农官体系中的对应位置。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主要在于当时农官系统本身的不稳定。这种不稳定性首先表现在职官称谓上的不固定,典籍中多次出现一种职官在不同文献中被冠以他名的现象。仅田畯的异称,据历代解说,便有农正、农夫、农大夫、田大夫、治田、田、田甸、甸人、甸师、保介等。其次是管理职能的不固定,部分农官的兼职与本职并不相干,部分农官的职掌前后变化较大,甚至脱离了农业管理领域。如司徒最初管土地,后来主要负责管理在土地上从事劳作的生产者,再后来更成为领兵征战的统帅乃至王朝执政官。再次是管理权限的不明确,部分农官的职责有很多交叉的地方。最后官称区分也不清晰,王室与公室的农官在称谓上几乎没有区别。这种情况表明我国的农官制度在当时尚处于初步发展期。 西周主要实行世官世禄制,大夫以上级别的农官都由特定的家族世代承袭,人的出身亦即血缘关系是选官的唯一标准,在正式册命前都要审阅其资历。而由于实行世禄制,考绩对高级农官的意义不大,保证其认真履职的手段主要是加强监督。当时只有士级别的下层农官才通过选举产生,并通过考绩决定其升降奖惩。春秋战国世官制瓦解之后,先后出现的各种选官制度,标准基本上都是贤、能。对于农官来说,最基本的“能”主要体现在对农业和农村工作的认识以及对农事的熟悉上。当时管仲之所以推荐宁戚担任齐国大司田,便是相信宁戚在农业管理上的才能,认为“垦草入邑,辟土聚粟多众,尽地之利”,自己不如宁戚。在选用负责劝课农桑的农官时,是否具备相应的农事知识在各朝往往都是首先考虑的因素。
两汉护羌校尉研究
作者: 谢绍鹢  日期:2007-04-01 来源 :西北大学 文献类型 :学位论文 关键词:设置 羌人 官署组织 两汉 事迹 护羌校尉 评价 
描述:在叙述两汉时期羌人的分布地域、支系、人口和家庭、牧农业等生计情况、社会性质和奴隶的基础上,指出汉羌的接触交往,即汉人拓地征服、设郡县属国、徙边戍边;羌人的内徙,引发汉羌经济、政治、文化方面的矛盾冲突。 进而分析护羌校尉的设置有外交战略的需要、实际利益的需要、治理的特殊需要。重点探讨其始置时间分歧:武帝元鼎六年(前111)说,宣帝神爵二年(前60)说。认为正式设置时间应为后者,而前此已有类似官职,此官职设置经历了一个长时段的发展过程。而官职称谓“羌骑校尉”、“先行羌者”、“护羌使者”历经变化。官职还几度兴废。 详细考察护羌校尉的职权和官署组织。说明它的职掌,厘清护羌校尉和金城属国都尉的关系:认为设有金城属国但没有任命金城属国都尉,护羌校尉并不是金城属国都尉,金城属国都尉的职权由护羌校尉和金城西部都尉兼理。确认护羌校尉级别和地位。详细考证其佐官和属吏,诸如长史、司马、从事、都吏(督邮)、主簿、使驿(驿使、译)、其他曹掾等。详细考察其军队构成包括:将屯兵、义从兵、属国系统的羌胡骑士、郡县系统的边地骑士、屯田系统的屯田兵等,还涉及具体的兵员数目。 归纳两汉羌人的历次的抗争事件,分析护羌校尉对羌人的治理方法、手段和策略。列表详细考察护羌校尉人物事迹。并说明其在汉末的演变。 最后系统总结分析两汉汉羌关系发展的态势,深入检讨评析对羌政策得失,结合两汉民族观和民族政策实例分析对羌政策在整体民族政策中的地位。评价护羌校尉职务的历史贡献和教训。
< 1
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