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当代人类学视野下的“花儿”及其研究
作者: 马莉   来源: 中央民族大学 年份: 2009 文献类型 : 学位论文 关键词: 文化遗产   花儿   人类学  
描述: n the mountains. "Huaer" is such kind of song which is popular in the areas of Gansu, Qinghai, Ningxia provinces. It is a cultural heritage which has the most unique regional charm and features with rich contents in northwestern region of China.
全文:我国民间歌曲中,有一类体裁的歌叫做“山歌”,山歌是人们在山间自由抒唱的一种抒情小歌。“花儿”便是这种抒情小歌,是甘、青、宁三省(区)相毗邻的一大片地区内所流行的山歌,更是中国西北地区最具地方特色、内容最丰富的文化遗产。 本文通过对甘肃省和政县科托村的调查,把“花儿”这种民歌看作一种文化系统放在文化区域空间背景中进行研究。本文全面展现了1950年以来,“花儿”这一区域文化作为一面镜子,如何反映当地社会文化变迁、如何与社会结构产生互动的过程,以及与当前的政治、经济、商业、旅游以及全球化的关系的探讨。 全文分六个部分:一“人类学在文化遗产保护中的的贡献”:主要论述了人类学整体观对口头和非物质文化保护的重要意义。二“花儿区域的社会历史、文化情境”:描述了河州花儿的历史、和政县松鸣岩的历史地理、以及田野点科托村的地理、历史与文化背景和作者进入田野的过程。三“1950年以来的‘花儿'研究及‘花儿'文本:学者视野中的‘花儿'”是对1950年—2008年间“花儿”搜集和“花儿”研究历史的回顾,同时也描述了“花儿学”研究、“花儿”文本与国家政治形势、文化思潮之间如何发生互动的过程,并对以往“花儿”研究及“花儿”文本进行了反思。四“当地人心目中的‘花儿'”:主要是对1950年—2008年间一个民间“花儿”歌手的生活史的研究。从生活历程、冲突事件、花儿艺术学校、他的学生、国家级文化遗产传承人五个方面进行了叙述,将人物的事件与思想观念变化结合起来,融合历史记忆与自我评价,表现了个人与文化群体、个人与社会变迁的联系。五“‘花儿会'的时代变迁”:(一)主要讲述松鸣岩“花儿会”的历史起源及神话传说;(二)对1950—2008年间松鸣岩“花儿会”变迁过程的概貌性描述。(三)通过参与观察对2006年松鸣岩“花儿会”的组织结构及相关活动进行了深度描述。(四)通过个案访谈讲述政府部门近几年对“花儿”这种文化遗产保护的政策动向以及文化再生产领域的“花儿”的分析。六主要是对“原生态”概念的反思。 本文强调,文化是随着社会的变化而不断变化着的,“花儿”这种极具地域特色的文化也是随着社会文化的变化发生了变迁。本文认为,人类学的整体观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中“原生态”的理解有重要的启示。“花儿”的存在有着它们的载体,即“花儿”歌手及当地的民众,他们是“花儿”赖以存在的基础,离开源于心灵的声音(唱腔)、表情(传情于眉目)、动作(行为与追求)、大自然(高山、峡谷、草滩、森林)的庇护以及庙会的净化、虔诚寄托和保护、人头攒动的热烈氛围等等主体和客体的组成的文化环境,“花儿”的生存和传承的基础将不复存在;“花儿”作为一种文化,它的核心是价值观念系统,它们与“花儿”的表现形式和存在形态,即活态的、多元的、群体性、口头表述性,构成了“花儿”这个区域文化的整体。
论玉树马术文化及其特点
作者: 索南求着   来源: 中央民族大学 年份: 2009 文献类型 : 学位论文 关键词: 马术文化   玉树藏族   特点  
描述: 在玉树现代社会当中,马文化的发展是伴随着玉树人民生活情趣的提高而逐渐发展和变化的,在玉树人民的生产生活等各方面都在飞速发展的过程当中,依然能感受到传统文化的存在。在玉树人民心目当中,传统文化的存在和发展,使绿草如茵的原野也因为“马”的存在而变成了“奔腾”的草原盛会。 玉树马术文化从客观上反映了玉树藏
全文:在玉树现代社会当中,马文化的发展是伴随着玉树人民生活情趣的提高而逐渐发展和变化的,在玉树人民的生产生活等各方面都在飞速发展的过程当中,依然能感受到传统文化的存在。在玉树人民心目当中,传统文化的存在和发展,使绿草如茵的原野也因为“马”的存在而变成了“奔腾”的草原盛会。 玉树马术文化从客观上反映了玉树藏族悠久的历史文化,从远古苏毗部落到吐蕃时期的苏波茹在军事上对战马的需要到后弘期以宗教为主的祭祀活动中马的作用,都可以很明显的看到马术文化在生产生活等各方面的需求和价值。玉树人民在现代社会变迁中,对马术文化仍保留着传统性、虽然马在人们现在的日常生产生活中的作用及价值远不如以前,但是在表现内容方面也突破了原有的宗教、祭祀内容的局限,更多地表现出了玉树藏族人民的生活景象和精神风貌,以及对自身娱乐的一种需求,突显了对生活的讴歌及对理想生活的追求。表演形式上,在传统竞技的基础上又增加了娱乐性,这种娱乐性不仅蕴涵了骑手的愉悦观念,而且陶冶了观众的生活情趣。公元581年松赞干布继承王位,开始统一藏族诸部落,虽然此时马在生产中起到的作用是很大的,但是更主要的用途还是作为军事之需。1447年在江孜开始举行祭祀法会,江孜法王绕丹贡桑帕的祖父帕巴白桑布去世后,他的弟子每年做祭祀,以示纪念,后就形成其江孜赛马节,当时江孜作为苏毗部落的主要重镇,江孜的这种赛马习俗在玉树得到了很大的广泛和流传,从1949年10月,青海省人民解放军军政委员会驻玉树特派员办公处成立,宣告玉树地区已完全由人民政府行使管理职能。1951年12月25日成立玉树藏族自治区,1955年改为自治州。自此开始在玉树州扎西科草原上开始进行规模较小的以祭祀为主的小型赛马会,并设立茶叶和哈达作为赛马中获胜者的奖项,由此在玉树产生了比较广泛的马文化特点,即娱乐性、健身性等还同时保留和继承着传统文化下的各种马上竞技项目,即传统性、如跑马速度赛、走马速度赛以及骑马射击和骑马拾哈达还有最为精彩的马上杂耍等项目,并由此产生了传统文化中的部落之间的赛马活动和现如今的各村落或各区域之间的赛马活动,赛马活动显的异常丰富精彩。在玉树还有专门的赛马组织机构,规定赛马时间、地点以及赛马活动的项目和奖励措施等等,并在现代生活当中产生了各种社会功能,比如休闲娱乐文化传承以及经贸交流等等。本文以这样的角度去分析玉树的马文化,虽然没有得到完整的记述,但是都以客观事实作为本论文的主要理论依据,使得玉树乃至整个藏区的马文化在科学技术发展时代的进步和演变中能够得到更好的保存和发展。玉树马文化创造了新思维,打破旧观念,开拓创新,树立利用文化、旅游促进经济社会发展的新观念,将藏民族传统文化的各区域性表现出来,并传达着玉树人民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马在藏民族生活当中是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是劳动人民智慧的结晶,具有历史意义的艺术色彩,后来在藏族人民的日常生活中逐渐展开,并且在统一的民族文化领域里,形成了玉树的马文化,这就说明了在生活水平日渐增长的社会当中,其表现出来的艺术特点,以及分析出现代人的审美观,以及马文化的价值观。一个文化的价值是一个民族现状的一种表现手法,玉树人民的风俗和文化越完善就越有前进的动力,马文化是一个带有浓重审美韵味的一种艺术文化,在这个文化里我们可以看到很多优秀的审美情趣,尤其是在当今物质文化与精神文化交加的社会中,体现的更是淋漓尽致。再者就是在不断发展的社会发展过程当中,马文化在玉树是不能遗失的一种文化,因为玉树人民对这一传统文化的传承寄托了很多的追求。
中国少数民族民间剪纸文化研究
作者: 马莉萍   来源: 中央民族大学 年份: 2010 文献类型 : 学位论文 关键词: 口传身授   宗教剪纸   绣花底样   少数民族剪纸  
描述: ltureofculturalsPaceandsocial memorie
全文:我国56个民族拥有丰富的口头和非物质文化资源,它们不仅代表着活的文化空间和社会记忆,而且也代表活的文化象征和文化基因,从而融合成不同民族文化发展的情感源泉。作为首批入选《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的一个项目,少数民族的剪纸具有典型的文化多样性和族群文化象征的意义,可以说是民族文化的深层记忆。我们通过对少数民族传统剪纸的研究,不仅仅可以对剪纸这一民族民间技艺作深入细致的考察,而且还可以系统全面的探索,开拓通过少数民族剪纸研究民族传统文化的新领域,以弥补少数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的不足。 在民间剪纸的研究领域,历史上就有重中原轻四野、重汉族轻少数民族的倾向,目前,少数民族传统剪纸研究无论是整体研究还是个案研究、理论研究还是田野研究都相当薄弱,这些必然影响人们对于中国少数民族民间剪纸特殊艺术价值和历史文化价值的认识。中国少数民族民间传统剪纸艺术,在非物质文化遗产丰富的少数民族文化中占据了重要地位,或是记忆远古民族的苗族剪花,或是架构人与佛沟通桥梁的傣族剪纸,亦是粗犷的蒙古族剪皮艺术,亦是写照海岛生活的黎族剪纸……它们既丰富多彩又内涵深刻,少数民族剪纸作为民族深层记忆符号与生活中的文化象征而长期存在于少数民族的民俗世界中,值得我们对它进行研究。 本文将应用多种学科方法对中国少数民族的剪纸进行解析:运用民族学的田野调查方法收集并整理资料;利用文献与考古文物追述、研究历史年代;运用文化人类学的仪式理论、象征理论、阐释理论、变迁理论等,还有参与观察、比较方法等人类学的经典理论方法对少数民族民间剪纸的特征与符号意义进行深入探讨,对蕴含其中的原始思维、文化符号与象征进行剖析,为探讨口头与非物质文化遗产、文化遗产的形成、传承、保护提供理论依据和实践依据。 本文分为六章,分别为少数民族民间剪纸的历史渊源,少数民族民间剪纸的分类,少数民族剪纸与民族工艺的相互影响,少数民族民间剪纸的价值与功能,文化变迁中的少数民族剪纸和少数民族剪纸的传承与保护。可以看出,虽然很多少数民族剪纸的历史没有汉族的那么长,但是相互间的影响确有存在,一些与汉民族杂居或近邻的少数民族,其剪纸文化中反映出很多汉族吉祥文化印记。另一方面,少数民族剪纸的本源性也相当明显,其中原始宗教的影响尤为明显,它们继承了剪纸起源时的巫术传统,无论是满族、鄂伦春族、鄂温克族的原始多神信仰的萨满剪纸,还是壮族的巫术仪式剪纸,无论是土家族“梯玛”剪纸还是苗族的“还傩愿”剪纸等等,都在不同程度的继承并内化了剪纸的起源时的用途,从这个角度可以说少数民族剪纸具有原始性与古老性。 少数民族剪纸在功能用途上与临近地域的汉族剪纸没有太大区别,但是在使用的频率和比重上有所不同,少数民族剪纸很大一部分都不是单独使用的装饰剪纸,而是多以绣花、贴花、剪镂雕刻的样稿出现,因此在材质上选择范围宽泛,往往就地取材。在色彩与镂空技法上也不同,它们多根据需要采用“适形”原则取舍,这与汉族剪纸有很大的差距。在文化变迁中,少数民族剪纸受到的冲击很大,因为少数民族虽然没有中原地带那么快的现代化,可是近些年来的西部大开发工程、安居工程等等政府行为,包括现代的传媒、孩子的外出教育、务工等等,使得少数民族生产生活方式发生的巨大的变化,最突出的是作为民族识别符号的多彩斑斓的民族服装已经很少在生活中使用了,同样与之相依附的花样剪纸也就濒临灭绝,而应用于其他民俗生活中的剪纸的也面临同样的境遇,因此抢救少数民族剪纸的工作迫在眉睫,尤其是传承人、口传身授的传承模式及民族剪纸艺术生存的文化生态环境的保护。
敦煌吐蕃占卜文书研究
作者: 项欠多杰   来源: 中央民族大学 年份: 2009 文献类型 : 学位论文 关键词: 文书价值   吐蕃占卜   卜具   占卜文书   占卜种类  
描述: 藏族占卜文化有几千年的历史,是藏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吐蕃时期占卜术在藏族占卜文化的发展过程中有着承上启下的重要作用,这一时期的敦煌吐蕃占卜文书是保留吐蕃时期占卜术原貌的经典遗存。吐蕃占卜术与吐蕃时期的政治、经济和文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因此,研究吐蕃占卜文书有利于剔除以主观臆断和浓厚佛教色彩论述吐
全文:藏族占卜文化有几千年的历史,是藏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吐蕃时期占卜术在藏族占卜文化的发展过程中有着承上启下的重要作用,这一时期的敦煌吐蕃占卜文书是保留吐蕃时期占卜术原貌的经典遗存。吐蕃占卜术与吐蕃时期的政治、经济和文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因此,研究吐蕃占卜文书有利于剔除以主观臆断和浓厚佛教色彩论述吐蕃历史的诟病,拨云见日还历史的本来面目。 本论文共分三章: 第一章,主要介绍卜具和占卜研究概况。 第二章,探讨藏族占卜文化的起源与发展,并对吐蕃时期的羊肩胛骨卜、鸦鸣占卜、骰子卜、铜钱卜、十二因缘占卜文书等进行分析和研究。 第三章,论述敦煌吐蕃占卜文书的特征、价值,以及吐蕃占卜文书与其他学科的关系。 藏族传统占卜文化有着丰富的内容,是人类文化中一份珍贵的文化遗产。对其进行挖掘和深入研究,将极大推动对吐蕃时期宗教、社会、语言、文化等方面的研究。
辛店文化墓葬初探
作者: 刘晓天   来源: 中央民族大学 年份: 2009 文献类型 : 学位论文 关键词: 分期   辛店文化   墓葬  
描述: basin in Gansu Province and Huangshui basin in Qinghai Province. There have been found more than six hundreds tombs matching this kind of culture in these years, however, the related or comprehensive research are not many due to the limited sources. For this reason, I will indicate its developed sequences and cultural characteristics } which are based on materials from Xiaohandi tomb, Shanjiatou tomb as well as Lian huatai tomb. Research methods include phased analysis of the帅ological pottery and Comparative study on related tombs.
全文:辛店文化是分布于甘肃省洮河、大夏河流域和青海省湟水流域的的一支青铜时代文化,这一文化多年来共发现了600余座墓地,但由于资料发表不完全等多方面的原因,有关该文化墓葬的综合性研究文章不多。基于此,本文以目前已发表的资料中较为丰富地小旱地、山家头和莲花台墓地为主要材料,先根据其典型器物进行分期,再结合其它墓葬资料对整个辛店文化墓葬进行总体的分期研究,在分期研究的基础上,再试图进一步深化对辛店文化墓葬的发展序列与文化特征的研究与认识。 全文共分为九大部分: 第一部分为绪论:主要介绍了辛店文化墓葬的发现情况及前人的研究成果。 第二、三、四部分主要对小旱地、山家头及莲花台墓地进行分期研究。 第五部分:简要介绍其他墓葬材料。 第六部分:对整个辛店文化的墓葬进行分期研究与文化特征的概括。辛店文化墓葬总的分期可分为三期八段:第一期包括一、二、三段,以山家头墓地一、二、三期为代表;第二期包括四、五段,包括莲花台墓地的二、三期和小旱地墓地的第一期;第三期包括六、七、八段,包括小旱地墓地的二、三、四期。 第七部分:通过对辛店文化墓葬分期的研究进一步探讨辛店文化墓葬的葬制葬俗、经济结构及其族属问题。辛店文化的墓葬形制以长方形竖穴土坑墓为主,还有一些横穴洞室墓。葬式以仰身直肢葬为主,其次为二次葬与屈肢葬。随葬陶容器的数量不太多,常见的有双耳陶罐、彩陶壶与双大耳彩陶罐等。辛店文化的经济形态应是以农业为主,兼营畜牧和狩猎的混合经济。辛店文化的族属可能就是青铜时代中国西北地区的古代羌人。 第八部分:从墓葬材料入手简要探讨了辛店文化与寺洼、卡约文化这两个甘青地区青铜文化的关系。通过比较辛店与寺洼、卡约文化之间的关系,可以得知这三个文化应是同时并存发展的同一体系的不同类型的文化,它们在发展的过程中,虽然曾经互相影响,但都稳定地保留了自己的文化特点,从而发展成为三支非常相似却又有所差异的青铜时代文化。 第九部分:结语
新疆木垒县乌孜别克族游牧社会文化变迁研究
作者: 解志伟   来源: 中央民族大学 年份: 2009 文献类型 : 学位论文 关键词: 文化   乌孜别克族   游牧社会   转场   变迁  
描述: jiang, whose formation and development is closely linked with nomadism: the source of the Uzbek nationality is made up of many ancient nomads of the Eurasian; the way of nomadic life lasts in the Uzbek nationality } and today's Uzbeks in Danangou Township of Mori County in Xinjiang are still engaged in nomadism and it is their traditional livelihood. They have created and are creating a rich
全文:乌孜别克族是我国人口特别少的外来少数民族之一,它来源于新疆以西的中亚地区,它的形成和发展与游牧业有着密切的联系。乌孜别克族的血管里流淌着亚欧大陆许多古代游牧民族的血液,游牧这一生活方式在乌孜别克族中经久未绝。时至今日,新疆木垒县大南沟的乌孜别克族还在从事游牧业生产,游牧业是他们的传统生计方式,在这一传统生活方式中他们创造了丰富多彩的游牧文化。游牧是与自然最贴近的一种生活方式,游牧生活的长期积淀形成了木垒县乌孜别克族的文化传统,乌孜别克族游牧民传统文化具有典型的原生性,蕴含着无比丰富的文化遗产的内涵。 文化传统和文化遗产都是社会变迁的产物,“传统”通过与“现代”的对比而表现出来。现代化的风暴已经席卷全球,乌孜别克族社会也面临着现代化问题。国家和地方政府推行的定居工程改善了乌孜别克族的经济生活条件,但这也改变了他们几百年来的游牧生计传统,他们的游牧传统文化随着定居而渐行渐远,乌孜别克族传统游牧文化的发展与保护已经成为一个亟待解决的课题。 乌孜别克族创造了丰富的游牧文化,这既包括有形文化也包括无形文化,其中不乏优秀之作,然而在国家级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中它却是少数几个没有上榜的少数民族之一。本研究的意义在于“发现”乌孜别克族的文化传统,推动乌孜别克族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的申报与传统文化的保护工作。民族平等、文化多样性和建设和谐社会已经成为中国现代社会主流话语,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上缺少任何一个民族都与上述话语不一致。因此本研究不仅具有十分重要的学术意义,而且还具有十分重要的政治现实意义。 本文有关木垒游牧社会文化生活和转场过程的详细描述及意义分析可以说具有创新意义,因为学术领域鲜有对木垒乌孜别克族游牧民族四季牧场的分布及变化、转场牧道的变更、不同时空坐落上的牧民社会生活进行系统的研究。转场是游牧社会生活的标志性事件,没有转场就没有游牧。木垒乌孜别克族根据畜牧的需要将三地不同自然空间划分为春夏秋冬四季牧场,通过转场他们将这些空间纳入到他们的游牧生活中,他们的生产、生活内容因时因地而异。转场是游牧的标志性文化事项,它是人与文化调适的一种手段,是游牧社会在时空上有序的流动,游牧社会是流动的社区。乌孜别克族的游牧生活是传统中的流动,定居并没有终止流动,它带来了新的流动,这种新的流动是跨越文化边界的流动。 本文主要通过田野调查获取的丰富材料,结合相关研究文献对木垒乌孜别克族游牧社会生活文化变迁进行了系统的描述。本文前半部分以乌孜别克族的历史及其游牧生活为中心,首先论述了游牧业与转场的起源和乌孜别克族的民族过程,分析了游牧业在乌孜别克族形成与发展过程中的意义,随后讲述了木垒大南沟乌孜别克族的家族史和转场史,并且对他们的转场历史加以分期进行论述。木垒乌孜别克族自其祖先进入中国时就开始了他们的本土化与国民化过程,这一过程贯穿了他们的游牧转场史。乌孜别克族社会文化变迁与国家的政治经济文化建设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国家在建构这一少数民族的同时,乌孜别克族也在发挥主体的能动性,不断将自己构建为少数民族,传统文化成为他们增强内部凝聚力的一种手段。 本文的后半部分从文化学的角度对木垒乌孜别克族游牧民的衣食住行、婚姻家庭、人生礼仪、民间传承、科技工艺、宗教信仰和节日等文化现象及其变迁进行了分类论述,在结论部分分析了乌孜别克族社会文化变迁及其当代社会文化的一些特点、传统文化的发展与保护的问题。关于变迁,本文认为乌孜别克族游牧社会变迁所呈现的结果是文化的碎片化;关于文化,本文认为木垒乌孜别克族游牧文化具有原生性、濒危性、真实性和地域性等特点;关于文化传统的发展与保护,笔者提出建设游牧文化生态保护区、开发乌孜别克族游牧文化资源发展体验旅游既可以促进游牧社会的经济发展,又可以加强他们传统文化的保护。
甘青藏族牧区婚姻家庭文化变迁研究
作者: 金晶   来源: 中央民族大学 年份: 2010 文献类型 : 学位论文 关键词: 藏族   变迁   牧区   生育   婚姻家庭  
描述: Marriage and family research sociological study. As an important is a traditional social organization, popular topic the family is one
全文:婚姻家庭是社会学研究的一个传统热门课题,家庭作为一种重要的社会组织,是人类社会生活的组织形式之一,而婚姻是家庭的起点和根基,是人类社会产物,与婚姻有关的仪式、风俗、禁忌、制度、法规等直接影响着一个家庭、部落、民族甚至国家的文化。每个社会和每种文化都有相应的社会机制规范其成员的婚姻家庭行为。藏族游牧文化中,婚姻形式是一个倍受人们关注的方面。远古时代的藏族先民就已形成了一套婚姻规则来组建家庭、形成部落族系,在历史进程中这套婚俗、家庭礼仪不断完善规范,具有鲜明的民族与地域特点。 甘青藏族牧区是典型的藏族牧区之一,同我国其他牧区一样,甘青牧区的牧民正普遍面临的定居趋势。随着牧民定居进度的加快,固有的社会结构、文化形式势必发生变化,特别是作用于经济基础形式转变的定居生活的相应影响是巨大的,这种转变将给藏族婚姻和家庭带来全方位的影响。笔者推测随着经济生产方式的变迁,牧区人们的婚姻家庭可能与藏族游牧时期的传统婚姻形态和观念有了很大不同,随着逐渐定居和经济生产方式转换,以前的婚姻文化中的某些因素可能会逐渐消失。 本文旨在通过对甘肃甘南藏族自治州和青海果洛藏族自治州的藏族牧民居住点的调查,研究传统藏族牧区婚姻家庭文化同当前藏族牧区婚姻家庭相比是否已经发生变迁。在前人相关研究的基础上,本研究采用问卷调查、深度访谈相结合的方法,探讨了在经济生产方式转型、政策推动力、文化变迁、生活方式转变等因素的共同作用下,甘青藏族牧区婚姻家庭文化的现状及其变迁。最后在分析甘南当地藏族的婚姻家庭现状时,引入“场域”和“惯习”概念对藏族婚姻家庭进行讨论,认为藏族牧民的婚姻家庭形式已经发生变迁。 全文共分为六章,各章主要内容为: 第一章为导论,论述了研究主题的选择及研究目的意义,并对涉及研究主题的相关理论和文献进行了梳理。第二章是调查地概况和研究方法介绍,着重从地理、历史、文化、语言方面强调甘南藏族自治州与果洛藏族自治州同属甘青游牧文化圈,介绍了调查地的基本概况,并且详细交代了本文的研究方法和样本状况。第三章详细论述了甘青藏族牧区传统婚姻家庭文化内容,包括恋爱、组建家庭过程,传统生育观念行为。第四章是对当前甘青牧区婚姻家庭文化的现状描述,通过对当前甘青牧区牧民们婚龄、婚礼仪式、家庭规模、妇女家庭地位、生育意愿等方面的描述,对比前一章传统文化习俗,分析认为当前甘青藏族牧区婚姻家庭文化已经发生变迁。第五章为分析讨论部分,在分析甘青藏族牧区婚姻家庭变迁的原因同时,利用布迪厄的场域、惯习概念探讨藏族的婚姻家庭变迁现象,并阐述了笔者对文化变迁的观点。第六章是对全文的简要结语。
两汉至南北朝时期丝绸之路青海道对西平地区的文化影响
作者: 李永翎   来源: 中央民族大学 年份: 2010 文献类型 : 学位论文 关键词: 西平   交通   历史时期   文化影响  
描述: mpared with the Silk main road. With the concept of sustainable
全文:在古代丝绸之路的研究中,对丝绸之路青海道的研究重视不足,无论从研究数量,还是研究成果,都无法与丝绸之路主干道相比较。而随着可持续发展观及生态意识的出现,丝绸之路在通畅阶段对沿途地区的环境及生态的负面影响在学术界引起了争鸣。客观、公正地评价丝绸之路,在不回避丝绸之路确有消极作用的同时,肯定它对沿途地区的的积极影响应该是我们对丝绸之路的基本态度。 本文通过对古代文献和现代考古资料的搜集、整理、分析,认为自汉武开疆扩土,丝绸之路青海道既是汉军进兵主要路线,羌族逼迫撤离西平湟中地区的逃离路线,也成为了汉族迁徙进入河湟地区的主要通道。汉族进入西平湟中地区,改变了过去地区单一民族的状况,出现了各民族间的交流与合作。汉族移民不仅带来了先进的生产工具和成熟的农耕技术,带来了富有经验和技能的大量劳动力,而且带来中原注重仁义礼仪的儒家文化。统治者的重视、私塾的盛行、官办学校的出现、文化大儒的出现,使得在中原战乱、局势难平的混乱时期,河西地区的文化却因相对稳定的地区局势而大受其益。大批高官显贵、俊儒奇才陆续前来避难,河西地区在成为中原文化的寄宿地的同时,也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河西文化的形成。而移居西平的大家族,在相对稳定的西平湟中地区得到了发展壮大,在魏晋南北朝时期,积极参与河西地区的政治角逐,影响着该地区的政治走向和区域稳定。秃发鲜卑自河西走廊迁居西平湟中地区以来,对地区的社会发展和文化进步影响深远。来自东西方的商旅僧侣带来了佛教,而统治者的重视和提倡,使得西平地区成为佛教重要的传播地区。 研究以确凿的事实证明,在两汉至魏晋南北朝时期,通畅的丝绸之路青海道不仅促进了西平地区的民族融合、文化整合,而且促进了地区的社会发展和经济繁荣。研究表明交通条件在地区开发中的重要作用,这有助于强化我们对当前基础设施建设的重视,而在早期开发中,出现的民族矛盾、文化冲突现象,对我们今后开发西部少数民族地区及区域移民将提供宝贵的经验和历史教训。
鲁明善与《农桑撮要》研究
作者: 高栋梁   来源: 中央民族大学 年份: 2007 文献类型 : 学位论文 关键词: 书名   农桑撮要   元代   鲁明善   版本  
描述: 鲁明善乃元畏吾儿人,生于高昌回鹘,后随家迁居汉地,渐染华俗,遂以父字“鲁”为氏,名铁柱,字明善。其虽生于畏吾儿家庭,然自小即受到较好的汉文化教育。后因父任荫元廷必阇赤,授江西行省狱讼理问,继而历官安丰路(治寿春,今安徽寿县)、太平路(治当涂,今安徽当涂县)、池州路(治贵池,今安徽贵池市)、衢州路(治
全文:鲁明善乃元畏吾儿人,生于高昌回鹘,后随家迁居汉地,渐染华俗,遂以父字“鲁”为氏,名铁柱,字明善。其虽生于畏吾儿家庭,然自小即受到较好的汉文化教育。后因父任荫元廷必阇赤,授江西行省狱讼理问,继而历官安丰路(治寿春,今安徽寿县)、太平路(治当涂,今安徽当涂县)、池州路(治贵池,今安徽贵池市)、衢州路(治西安,今浙江衢州市)、桂阳路(治平阳,今湖南桂阳县)、靖州(治永平,今湖南靖县)六地,即所谓“连领六郡,五为监,一为守”。他一生为政勤勉,施政有方,深得民众爱戴,是元朝一位优秀的地方官员。 鲁明善不仅是一位优秀的地方官,还是一位著名的畏吾儿农学家。他所撰写的月令体农书《农桑撮要》是元代三部重要农书之一(另外两部,一部为官修的《农桑辑要》,另一部乃王祯所撰的《农书》)。此书内容浅显易懂,体例简洁明了,历来深受农民喜爱,流传至今。 本文运用历史学、民族学的相关理论和方法系统考述了鲁明善的家世、生平,探讨了《农桑撮要》的成书背景、内容、编写体例、版本流传等问题,全文主要分为三部分: 第一章,在现有资料基础上,结合一些方志资料及元人文集记载对鲁明善的家世进行研究,重点补充了其子鲁元起的相关情况;另外,根据虞集《靖州路达鲁花赤鲁公神道碑》及成功允《太平路鲁总管德政碑》等相关记载,对鲁明善的生平经历作了梳理和考订,在此基础上对其生卒年作了大致推断。 第二章,从文献学的角度,论述了《农桑撮要》书名的变化情况,对书名进行考订,梳理此书的版本源流且对一些版本进行了考订。 第三章,从时代背景、个人经历及现实因素三方面分析了此书的成书背景,并将此书内容与元代其他两部主要农书内容进行了比较分析,探讨了此书的体例及其所体现的农学思想。
裕固族经济史
作者: 任正实   来源: 中央民族大学 年份: 2012 文献类型 : 学位论文 关键词: 经济史   游牧经济   裕固族  
描述: 裕固族的祖先可以追溯到唐朝时期的回鹘汗国,由此又可追溯到公元前3世纪的丁零。研究裕固族经济史,丁零、高车、铁勒、回鹘经济研究是不可少的环节。从丁零到回纥汗国的建立,裕固族的祖先们经历了从原始氏族社会到家长奴隶制社会再到封建制社会的转变,但游牧经济一直是社会经济的主体部分。回鹘汗国内部实行封建性的赋税
全文:裕固族的祖先可以追溯到唐朝时期的回鹘汗国,由此又可追溯到公元前3世纪的丁零。研究裕固族经济史,丁零、高车、铁勒、回鹘经济研究是不可少的环节。从丁零到回纥汗国的建立,裕固族的祖先们经历了从原始氏族社会到家长奴隶制社会再到封建制社会的转变,但游牧经济一直是社会经济的主体部分。回鹘汗国内部实行封建性的赋税制度,劳务地租和实物地租并行。回鹘汗国以牧业经济为主体,商业十分发达,同唐朝贸易频繁。“安史之乱”后,唐朝势力日益衰败,中西贸易只能在回鹘汗国的保护下进行。中西贸易中继站的地位也给回鹘汗国带来了大量的财富。9世纪30年代末,回鹘汗国遭受连年的风雪和瘟疫灾害,加上回鹘汗国统治阶级发生内讧,这些严重破坏了回鹘汗国的社会经济,最终导致其灭亡。 9世纪中期回鹘汗国灭亡后,有一部分回鹘人迁徙到河西地区,这些回鹘人散居在甘州、瓜洲、肃州等河西大部分地区,和原来迁入河西地区的回鹘人慢慢融合,逐步发展壮大并建立了政权,成为河西地区的重要势力。河西回鹘在从事畜牧业同时,受到农耕文化影响,农业技术和农业产品更加丰富。河西回鹘地处“丝绸之路”,这促进了河西地区商业贸易和手工业的迅速发展,对回鹘经济产生了极大的影响,促进了河西回鹘社会和经济的进步。河西回鹘时期,商业和手工业成为其社会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一时期是裕固族历史上的一个重要阶段。在这一时期,裕固族祖先为中西方经济交流做出了突出贡献。 11世纪七八十年代,西夏李氏政权进入鼎盛时期,切断了回鹘与中原的联系,这样回鹘在汉文的记载中,销声匿迹了近百年之久。直到蒙、元时期,裕固族的祖先以“撒里畏吾儿”这个名称回到史籍记载中,到了明朝初期,由于明朝民族政策的失败、统治阶级的内乱、察合台后王的侵袭、宗教以及自然灾害等原因,撒里畏吾儿东迁入关,迁徙至肃州附近以及甘州南山一带。撒里畏吾儿的东迁,是裕固民族形成的关键时朝。东迁后一直到民国时期,居住在肃州以东25公里处黄泥堡一带的撒里畏吾儿人,因与汉族杂居,受到汉族农耕经济的影响,逐渐以农业代替了畜牧业的主要地位,形成肃州尧乎尔的农耕经济。而被安置在河西走廊中部,祁连山北麓狭长地带的撒里畏吾人,仍然主要从事着畜牧业生产。 新中国成立之前,裕固族人民遭受封建头目和国民党军阀的双重剥削,经济贫困,人口锐减。新中国建立后,裕固族地区通过草原统一管理、开展互助合作运动和对牧主经济的改造等一系列变革,使贫苦牧民的生活得到了极大改善,使农牧业经济得到恢复和发展。
< 1 2
Rss订阅